关键字:

类别:  

千古红楼,国之瑰宝
来源:攀枝花市三中 作者:攀枝花市三中 点击数:2831 日期:2017-10-05 11:13:37

 (高201810   李小可)

《红楼梦》是我们祖国文化遗产的一大瑰宝,是中华民族对世界文化的伟大贡献。它经历了二百多年历史的考量,更新了十几代的读者,至今仍以它巨大而独特的魅力,闪烁着熠熠夺目的光芒。

假期,我又一次捧起了这部不朽经典,细读慢品。沐浴着它所折射的极其丰富的思想、文化和艺术内涵之光,无疑是一种沁人心脾的美的享受。

《红楼梦》是中华文化史上一部最伟大的著作,中华民族文化的基本光彩与境界,就铸造在《红楼梦》里。

星移斗转。这部于清朝乾隆年间,刚一问世就不胫而走的长篇小说,不仅没有因为社会变迁而淡出文坛,相反,它凭借自身非凡的审美成就和巨大的艺术魅力,始终久负盛誉、独领风骚,并成为一代代中国作家进行艺术探求时,可以不断吸取的创作营养和文学资源。

新中国成立后,在党的“百花齐放,推陈出新”文艺方针指引下,《红楼梦》几度被译成多种他国文字,作为中华文化瑰宝,奉献给全人类。《红楼梦》的故事片断被印成连环画或进入教科书,在青少年中流传。部分动人情节还被一些地方剧种改编成戏剧,在舞台上大放异彩,经久不衰。电影《红楼梦(越剧)》曾让无数中国老百姓感动得泪浸手绢。一部《红楼梦》几乎在中国大地乃至海外有华人的地方家喻户晓、妇孺皆知。即使在“十年浩劫”所谓“破四旧、立四新”的狂热中,不少家庭宁愿珍藏异宝于不顾,也要冒着危险,千方百计把一部《石头记》保护下来。我曾听父辈讲过,当年他们上山下乡当知青时,尽管社会上盛行“读书无用”的思潮,任何带有“旧”的色彩的东西,统统都被视为“封资修”残渣,属于严禁及销毁之列。但当时谁能拥有一本《红楼梦》,即使残缺不全,也会让大家趋之若鹜,人托人地偷偷借来,一睹为快。为了避免被“掲发”,只有晚上躲在被窝里,打着手电筒,囫囵吞枣地勿勿看完,了解个梗概。天亮后,又悄悄地传给下一位“排号”的兄弟伙。“文革”结束后,文化园地迎来了明媚的春天。电影《红楼梦(越剧)》解禁公映的那段日子里,几乎是万人空巷、一票难求。影剧院场场坐无虚席、人满为患,过道上都坐满了人,只听得满堂抽泣声不断、叹息声四起。有个地方的影院,还出现了至今听来仍使人唏嘘不已的一幕:当银幕上出现黛玉焚稿的情景,一位观众竞情不自禁地跑到台上銀幕下,手摸着"黛玉"放声痛哭,一时,台上台下、银幕里外哭成一片。有的人为了看上电影,头天下午就去通霄达旦地排队买票;有的人看了十几场,就连剧中的情节、台词都能熟背下来了,还觉得不过瘾。那年月,在中国老百姓饥渴又禁锢的精神荒原里,《红楼梦》尤如一股清泉、一道阳光滋润着人们苍白的期盼。即使在今天,尽管思想、文化多元化,追逐金钱成为目标、崇洋追星俨然时尚,但一部八七年版的电视剧《红楼梦》至今仍以它无可替代的魅力,始终是人们精神生活中倍受喜爱、百品不厌的饕餮大餐;脍炙人口的剧中歌曲至今仍以它所向披靡的生命力冲破各种浮躁的“神曲”之嚣尘,穿透时空,悠扬流传。

一代伟人、开国领袖毛泽东当年对《红楼梦》更是盛赞有加。他在领导中国人民进行改天换地的伟大革命实践中,不但自己对《红楼梦》烂熟于心,从中吸取营养。而且还要求党和国家的高级干部们,要静下心来,认真读读《红楼梦》,读一遍两遍不行,最少要读三遍以上才算入门;要从《红楼梦》中,学习如何观察与处理各种社会矛盾和问题的方法,运用于革命的实践。他老人家还于一九七一年,写下了《七绝•读《红楼梦》:“杰作红楼传千古,影射封建斥王侯。自古忠臣多逆子,唯有宝黛入神州。”

一部文学巨著,其影响力己远远超越了文学的天地,仅此而言,唯有“红楼”。

民族的才是经典的,唯有经典方能永恒。《红楼梦》享此殊誉,无愧也。